「我與數字化」|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需要厘清的幾個關系:競爭和生態

2022-08-10 11:57 來源:IT東方會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數字化轉型之難,難于上青天! 回顧多年數字化的征程,思索在數字化的黃金時代如何更好地出發,IT東方會聯合人民郵電出版社特別策劃的「我與數字化」征稿活動。

希望讓更多數字化的故事被看到,真正提升IT人在數字化轉型中的核心地位。

為了整個社會的數字化發展,我們需要吶喊,本期嘉賓來自金融行業,讓我們一起聽聽他與數字化的故事吧!


顧黃亮

持牌金融機構部門總經理,中國商聯互聯網委智庫專家、NIISA 技術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江蘇銀行業和保險業金融科技專家委員會候選專家;暢銷書《DevOps權威指南》作者。

擁有豐富的企業級DevOps實戰經驗,專注企業IT數字化的轉型和落地,致力于企業智慧運維體系的打造。

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需要厘清的幾個關系:競爭和生態

01  前言

競爭和生態的關系,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是顯得格外尖銳,這種尖銳的造成,其實是數字化轉型的本質所造成。筆者和眾多數字化專家有過討論,很多數字化轉型的推動者反饋,企業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有兩種突出的現象,一種是盲目,另一種是焦慮。盲目,在于對數字化的理解不夠透徹,更多的是進行信息化和網絡化的過程,僅僅是強調可持續發展,而不是最終的價值判斷。焦慮的過程主要集中在數字轉型的核心階段,正因為看到了整個數字化,看到了企業戰略在數字化底座上底層邏輯的變化,所以產生了焦慮,焦慮的核心無外乎數字化轉型的最終目的,競爭或者生態。

02  競爭和生態的本質

筆者依舊從科技輸出的角度進行闡述,當我們在討論科技組織KPI的時候,總是習慣以一些很難量化的指標來判斷,比如產品需求的吞吐率、研發吞吐率、交付吞吐率,甚至會細化到運維自動化、研發人效、回歸測試覆蓋率等內容,總體而言,更多的是關注單位時間的產出。如果大家從科技數字化的角度來看待上述問題,本質就變了,尤其從CEO或CTO的視角,科技的價值在哪兒,科技的輸出范圍在哪兒,科技的彈性能力在哪兒,這就是競爭和生態的本質。

競爭分為體系內部和體系外部的競爭,通常以組織的部門墻和組織的賦能為載體,生態也分為體系內部和體系外部,體系內部強調的技術的統一和數據的標準,而體系外部更多的強調應對變化的速度,聚焦于產業端上下游資源的整合能力。

當數字化轉型開始觸達數字技術在行業內賦能的階段,競爭和生態開始融合,數字給予企業經營者面對市場不確定性的能力,同時給予用戶創造價值的活動的更為便捷和智能,這也是數字化轉型到了深水區,必須考慮的一個核心關系。競爭讓企業獲得更快的消息傳遞,生態讓企業獲得更多的資源配給,數字本質上讓消費者和生產者進行融合,筆者總結為資源整合的彈性。

企業的“人財物”在企業數字運營過程中,商業模式在變,產品的競爭關系在變,技術的賦能方式在變,人員的數字理解能力在變,所以導致數字化轉型的最終價值也在變,競爭的最終目的也會趨向合作。

03  數字化轉型的競爭關系

數字化轉型的競爭關系需要從競爭規則進行理解,傳統行業逐步聚焦于互聯網轉型,互聯網行業依托數字技術開始重構傳統行業,典型的以美的、海爾、騰訊、阿里等企業。

在《商業的本質》一書中,是這么描述的,商業是就業的基礎,就業是社會的基礎,而商業的本質是資源的獲取、投入、產出和分配,筆者需要進行補充,在數字化轉型的今天,資源已經不僅僅是傳統意義上的物料和人員,還應包括IT技術和資金成本。在書中,提出一個新穎的觀點,工業化是一個可以影響經濟周期的商業革命,而數字化是基于全鏈路的數字技術,完成企業內部數據的整合,即企業內部物理實體的數字化重構,并對行業進行知識沉淀和技術輸出。

筆者的企業屬于持牌金融機構,拉長時間周期看,從最初的系統支撐展業,到云計算微服務的賦能,達到組件化、自動化的開放產品平臺,再到全鏈路數據觸達,完成局部業務的資產端和資金端的打通,在這個階段內,內部的溝通和數據流轉關系,乃至局部的決策體系,映射了數字化轉型過程中的競爭關系。在這個較長的時間周期內,競爭關系從內部組織效能的競爭、內部資源的競爭、價值能力輸出的競爭,一直到產品的場景服務的商業競爭,呈現內部效率提升、數據輔助決策和外部產品服務創新、孵化項目的轉變。

筆者認為,競爭的層次需要企業經營者進行拔高,盡量避免物理資源的競爭、產品競爭和用戶的競爭,重點將目標放在場景的競爭和價值的競爭,由產品數字化上升至用戶場景數字化。同樣,這種競爭的變化可以促使科技的數字化轉型,上一篇存量和增量一文中,存量系統的數字化轉型并不是包袱,增量系統也會逐漸成為存量系統,因此用戶場景數字化也會對科技數字化的建設形成循環式的閉環,通過數據閉環治理對產品、用戶、場景進行數字的遠程管理。

 04  數字化轉型的生態關系

數字化轉型的生態關系,筆者個人理解,從輔助決策的生態開始。根據一組權威數據,中國市場上僅7%的企業已經將人工智能納入企業未來發展的核心戰略,31%的企業正在嘗試將人工智能部分融入企業發展戰略,總計38%的企業已經踏上應用人工智能之旅。也就是說目前階段,仍有超過60%的企業對人工智能的應用持觀望態度,或者暫時沒有相關發展計劃。而目前已經從數字化轉型中獲取紅利的企業,無一例外,都是攜手合作伙伴,通過領域內的技術交叉賦能,完成企業級數字化系統建設和場景的運用。

同樣以筆者的企業為例,企業級數字化系統包括了智能語音呼叫、智能機器人客服、多維度反欺詐管控、實時風控預警、客戶身份生物識別、智能任務調度等技術,這些生態伙伴的數字技術幫助企業做出準確的判斷,從而幫助做出決策,這也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生態精髓所在。

縱觀行業內數字化轉型的成功案例,這種生態的關系是交叉且融合的,根據數字標簽和場景分類,從人員賦能、產品轉型再到生態建設,不僅僅體現在現代企業的各個流程,更在企業數字決策方面,完成階段的生態賦能。

 05  總結

由于筆者認知的局限性和理論水平的不足,難免對競爭和生態的總結產生歧義,在此致歉。筆者認為,企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的競爭和生態,取決于企業戰略性的選擇,落實到技術體系,競爭和生態的關系類似于IT架構和數字技術的關系,只有實現架構和數字技術的高效結合,才能更好進行競爭和生態的融合。

想要聯系作者或咨詢更多投稿詳情請聯系:

運營小助理:Annie

手機:131 6201 2071? (微信同號)

媒體合作伙伴


標簽:

責任編輯:liudan
在線客服
三级午夜理伦三级私人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