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當下與未來

2022-05-27 16:01 來源:《人民論壇》雜志及人民論壇網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當下科技界和產業界最熱的話題非“元宇宙”莫屬。2021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美國網絡游戲和社交平臺公司Roblox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10月,美國互聯網巨頭Facebook更名為“元”(Meta),宣告其強勢進軍元宇宙相關產業。由此,2021年被視為元宇宙元年。


在這波元宇宙熱潮中,我們既可以看到谷歌、Meta(原名Facebook)等互聯網巨頭和科技企業的引領性布局,也觀察到追逐新風口的各路資本開始從幕后轉至臺前。元宇宙是什么?會給人類社會帶來什么?又會往何處去?歡迎關注人民論壇最新策劃。


圖片


1.從供需兩側看元宇宙熱潮之緣起


元宇宙是什么?這是被問及最多的問題,也是近來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元宇宙專題著作、學術論文、研究報告、媒體報道都在嘗試解答的問題。技術專家、經濟學家和媒體人給出的元宇宙定義各有側重。其中,既有“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聯網,或互聯網的終極形態”的簡潔解讀,還有強調元宇宙作為人類思維表象化和數字遷徙的必然路徑,承載著打通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技術使命,后一種觀點有著比較高的接受度和傳播度??傮w上看,元宇宙作為一個具備永續性、開放性、自治性和沉浸感等特征的高度發達的通證經濟形態,符合現代經濟的發展趨勢。另有學者指出,從“場景時代”到“元宇宙”,“人的連接”的迭代、重組與升維為媒介進化提供了新的尺度、新的內容和新的范式,并將以“人的延伸”為紐帶,推動元宇宙通往未來的“心世界”。雖然概念尚未統一,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經歷了所謂“元宇宙第一股”——在線創作游戲平臺Roblox于2021年3月上市到2021年10月Facebook宣布更名為“Mata”等一系列標志性事件之后,關于元宇宙供需兩側技術脈絡和市場邏輯的看法,在爭議之中逐漸明朗起來。


技術進步是供給側成熟發展的關鍵?,F有文獻對元宇宙這一熱詞的溯源大都定在了1992年。美國科幻小說作家尼爾·斯蒂芬森在當年推出的作品《雪崩》中首次提及Metaverse,即元宇宙,并將其刻畫為一個與現實世界平行并立的三維空間,人類可以通過“avatar”(數字替身)游走于虛擬世界。不得不說,《雪崩》對Metaverse的設定,與2021年科技巨頭們描繪的元宇宙在理念上是相通的。30年后的今天,元宇宙熱潮從供給側看,無疑是科技創新推動數字經濟持續向縱深發展,促使虛實世界之間實現切換的軟硬件技術和產品日益成熟的結果。近年來,支撐元宇宙建立運轉的技術和硬件系統加快擴張完善,該系統幾乎納入了5G/6G、人工智能、區塊鏈、腦機接口、觸覺設備、拓展現實等與新一代信息技術、新型基礎設施、先進智能硬件相關的所有技術和設備。因此,在技術層面上,元宇宙可以被視為大數據和信息技術的集成機制或融合載體,不同技術與硬件在元宇宙的“境界”中組合、自循環、不斷迭代。由此可見,相較于在一些專家和機構的PPT中被描繪得天花亂墜的場景和體驗,元宇宙核心技術與關鍵設備的接入門檻及其顛覆性并非高不可攀,而是已然具備了較為清晰的可預見性,從而為元宇宙生態中各類主體開發具有商業價值的產品創造了有利條件。


隨著技術支撐體系的改善,元宇宙不再是停留在科幻作品中的“空中樓閣”,對元宇宙的質疑之聲卻并未消除。特別是臉書(Facebook)高調更名為Meta,非但沒有打消人們的疑慮,還引發了對元宇宙新的困惑。在希臘語中,“Meta”是元宇宙Metaverse的前綴,可以解釋為 “超越、本源或本質的、包羅萬象的”。雄心勃勃的Meta意欲構造一個“虛實通吃、無所不能”的數字帝國,但一些觀點卻認為,元宇宙不過是互聯網巨頭的“舊瓶新酒”。原本基于社交范式變革的互聯網業務升級,卻為迎合資本市場被包裝成虛幻玄乎的概念,甚至可能淪為“巨無霸”科技企業為了擺脫被貼上“BAADD—龐大(big)、反競爭(anti-competitive)、誘人上癮(addictive)、破壞民主(destructive to democracy)”標簽而施的“金蟬脫殼”之計。給自己披上元宇宙這件亮閃閃的“馬甲”,規避反壟斷監管、緩解輿論壓力才是互聯網巨頭的真實動機。上述種種質疑與作為元宇宙“主攻手”的Facebook及其業務演進、技術基因、價值取向乃至企業文化有著密切關系。2014年,Facebook收購Oculus,此舉被業內視作面向未來的轉型關鍵步驟,其向產業鏈上游硬件制造環節延展、試圖做到“軟硬兼施”的布局隨之顯現。然而,從此后數年的進展來看,曾經被寄予厚望的VR市場遲遲未能被徹底激活,現有硬件設備帶來的體驗顯然無法達到用戶對沉浸感的預期,質量、性價比等VR產品的核心表現差強人意。為此,Facebook相繼將握有手勢控制技術的Pebbles(以色列)以及開發出眼球追蹤技術的The Eye Tribe(丹麥)等技術團隊和初創企業收入旗下,以提升VR頭盔的綜合性能,并搭建了Horizon作為VR社交平臺。2021年11月,經過7年研發,Meta宣稱開發出了“氣動觸覺手套”,這款神奇的手套據說能做到像《頭號玩家》男主角那樣,讓用戶體驗到抓取虛擬物體的真實觸感。在元宇宙概念大火的背景下,Meta的觸感手套被媒體渲染成元宇宙的“登月項目”。Creator內容創作社區、Spark AR、數字貨幣diem等先后加入,進一步擴充了元宇宙的生態系統,做實了Meta的元宇宙基架。這些操作一方面使元宇宙的技術架構不斷完善和強化,為開啟大規模的商業化提供了底氣;另一方面也恰恰反映出供給側面臨的障礙和制約,技術經濟性的臨界點仍在找尋過程中。迄今為止,頭部企業沒能推出真正意義上的爆款產品。因此,技術專家和產業界普遍作出了現階段距元宇宙技術落地、價值實現、市場成熟還為時尚早的判斷。


多因素迭加催生元宇宙需求。從需求側看,首先,在“to C”端,人們不滿足于互聯網賦予信息交流的充分便利,而要進一步實現在任何場景下“做事”更有效率、更加精彩、更具想象力的突破。同時,21世紀20年代,在各種游戲產品“陪伴”下成長起來的“Z世代”活躍在各類互聯網社交平臺上,開始成為主流消費群體,未來的工作、社交、娛樂都將由這一代人定義和主導。整體而言,新生代消費者對互聯網的理解和黏著遠超其前輩,他們更在意也更擅長在互聯網上標記和分享。由于相當一部分“Z世代”生長在少子化的家庭,導致他們對面對面、人與人的近距離社交興趣不足,反而易于接受人機之間的深度交互,并對各類線上資源及其搜索渠道業已形成一定的路徑依賴,因此被元宇宙企業鎖定為直接目標用戶。


元宇宙需求的另一個催化劑是新冠肺炎疫情。隨著疫情持續蔓延,人們對無接觸工作方式提出了多樣化的要求?,F下廣泛采用的線上交流和視頻會議對于處置工作中的很多事項是有效率的,但這類產品相對單調的形式、不夠流暢穩定的現場效果拉低了職場豐富性、可變性帶來的刺激和挑戰,在短暫享受居家辦公的松弛狀態之后,長時間脫離職場氛圍的員工甚至會因缺少儀式感、工作參與度下降而對線上辦公平臺心生厭棄,認為線上辦公在某種程度上抑制了其職業進取心。借助元宇宙則有可能做到對工作場景的實時復刻,從而優化線上辦公的體驗,這正是微軟聚焦的元宇宙目標市場及產品開發方向。2021年11月,微軟推出了第一款元宇宙產品——Mesh for Microsoft Teams,直面線上辦公的痛點,旨在創造更加個性化、沉浸式,具有連接和協作功能的新一代虛擬辦公空間。同時,人們因疫情受限的旅行、購物、休閑等線下消費需求也可以通過元宇宙得到虛擬化滿足。

 

其次,在“to B”端,企業對元宇宙的需求總體上基于其超強模擬功能帶來的低成本甚至無成本實驗場景和試錯機會,與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協同應用,元宇宙有望成為助推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高階通道。


總體來看,相對于建立在消費升級和范式變革上的需求而言,由技術和資本共同決定的元宇宙市場的供給條件可能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包括前沿信息科技與智能硬件的適配問題,并且這些不確定性很難在短期內同步趨向穩態。由于相當一部分元宇宙項目和產品名不符實,導致用戶心中勾畫出的元宇宙與企業試圖將人們引入的“新世界”往往存在偏差??梢灶A見,在核心技術和主導產品定型之前,元宇宙還會經歷數輪炒概念、講故事、吹泡沫,該領域交易秩序和市場規范的確立尚有很長的路要走。


圖片


2.元宇宙發展及其潛在影響


元宇宙作為新生事物,對其演化發展帶來的影響,自然會有樂觀和悲觀的判斷。樂觀派對元宇宙將為人類打開全新的認知世界、使個體的心腦獲得前所未有的自由伸展充滿信心和期待;悲觀派的論調則與災難性事件高發的科幻影視作品如出一轍,不外乎憂患元宇宙沖擊人類社會的固有秩序,將把人類拖入自我毀滅的危局險境。這些判斷基于元宇宙所具有的永續性、實時性、無準入限制、經濟功能、可連續性、可創造性等鮮明特征,但其背后皆有立場,受不同利益驅動,因而難免各有局限性。其實,目前各界對元宇宙的影響已經形成初步共識,認為受到元宇宙影響最大也最為直接的領域將是下一代社交。


在產業層面,以英偉達為代表的實業派向實體企業展示了有別于互聯網公司的元宇宙愿景,強調元宇宙的開發應用不應僅僅聚焦在娛樂和商業,而是要為實體部門帶來“真金白銀”。英偉達將其正在打造的面向企業的實時仿真和協作平臺——“全宇宙”(Omniverse)定位于工程師的元宇宙,通過實施“GPU+CPU+DPU”的“三芯”戰略,構筑元宇宙的底層技術,在提升自身競爭力的同時,不斷發掘企業在CPU、CUDA、光學追蹤等軟硬件技術方面的優勢,真實地模擬研發、生產和銷售場景,以縮短產品研發周期、降低成本、提高經營效率,從而促成元宇宙在工業領域扎根。需要注意的是,業內設想的元宇宙向實體經濟和公共服務部門傳導的方向涵蓋了教育、醫療、養老、公共衛生等諸多領域,這與此前人工智能、區塊鏈開發的應用場景何其相似,不免令人懷疑,元宇宙在產業層面的拓展,究竟是值得期許的市場前景,還是至少在現階段多為誘導資本進入的套路?


在社會生活層面,元宇宙的影響可能更為復雜難料,本文集中討論以下三個方面的潛在影響:


一是虛擬世界的邊界以及元宇宙的規則與治理。監管部門和學術界對元宇宙的另一層擔憂來自于人們對虛擬世界隱匿且多元化的需求。實際上,每個人都會在心中設下不一樣的“靈境”??梢钥隙ǖ氖?,想象的共性是人性的體現,而其差異性所映射出的同樣是人性?;谶@一認識,不同消費者(包括一些機構消費者)對元宇宙的內容訴求必然不僅僅或并非總是囿于理想中陽光普照、花木蔥蘢的樂園凈土,也可能是殺伐決斷、快意恩仇的江湖,甚至會淪為恣意宣泄惡念、突破道德底線的虛擬“法外之地”。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虛擬世界為某些負面情緒釋放提供了出口,在某種程度上有助于改善特定人群的心理健康狀況。然而,正是由于元宇宙具有強沉浸感,導致在虛擬世界犯下的“惡行”或許會在心理和行為兩個層面上跳脫或延續至現實的法治社會?!艾F實世界的一些關鍵邏輯和規則要在元宇宙中找到對應,否則人們很難將元宇宙認可為一個真正的世界?!蹦壳?,在已有超過500萬青少年開發者參與創作和分享的Roblox平臺上,元宇宙“自組織、自配置”的治理特征漸成風尚??梢?,控制元宇宙衍生出的“破壞性”體驗,并為虛擬世界的行為范式樹規立矩在技術上應該是可行的。即便如此,也難免出現監管盲區,增加元宇宙治理的成本和難度。


二是對閑暇時間分配利用的影響。盡管元宇宙有助于縮短時空距離,拓展體驗和認知的邊界,但就算時空能夠被多重“折疊”,加之人類壽命延長,人的生命畢竟還是有限的?;ヂ摼W時代的各種“成癮”已經成為現代社會的頑疾,游戲公司和社交平臺也多因此備受詬病。若果如其展現的功能,元宇宙是否會為這一頑疾再添一個癮性巨大的“病灶”值得討論和預判。另外,過去三十年來,隨著人們受教育年限拉長以及社交的多樣化、便利化,世界范圍內普遍出現了初次就業和婚育延遲的趨勢,元宇宙帶來的與責任脫鉤的體驗有可能進一步替代傳統社會生活的需求,降低就業、婚戀和生育意愿,由此引發的社會倫理問題需要引起足夠的重視。


三是放大“數字鴻溝”。不論生活在世界上的哪一個角落,人都會有夢想。如果說元宇宙是讓“夢想照進現實”的技術和商業載體,那么,未來一部分群體在三維空間里隨意來來往往,另一些人卻可能不具備這種機會和能力。穿行于物理世界與個人靈境之間靠的是各種先進基礎設施和智能硬件,鑒于各國經濟發展水平和基礎設施以及不同人群之間收入的現實差距,科幻作品《北京折疊》中的場面會在元宇宙下變得更加尖銳,進而加劇社會分化的矛盾。


3.元宇宙未來趨勢展望


目前,“元宇宙必須且必然不等同于、不局限于游戲”的認識已成各界共識,但沉浸式的游戲化產品仍將是未來較長時期內元宇宙集中發力的市場。而在元宇宙生態體系中,包括AI芯片、高端傳感器、觸覺設備等內在的智能硬件既是研發密集投入的方向,也是產業鏈上增值效應最大的環節,堪居元宇宙“金字塔”的頂端,但高端硬件領域進入門檻高,技術積累周期長,是短期內難以攻克的技術和產業“高地”。


雖然元宇宙落地有待多個層面的技術突破和價值實現,但近期資本炒作卻使之成為無所不包的“概念筐”。當今世界進入了科技資本主義階段,創新左右生產生活,科技定義一切,元宇宙這類故事多、話題不斷的素材勢必被資本追逐,并快速生成泡沫。需要強調的是,不論是新技術還是新業態新模式,其產業化進程難免波折,甚至會遭遇嚴重的發展障礙。本世紀初泡沫破裂后互聯網的冷寂與重生是檢驗新生事物螺旋式上升規律的有力佐證。因此,我們似乎有理由對元宇宙的市場前景表現出謹慎樂觀,而工業互聯網近期的進展在一定程度上加持了這一相對樂觀的判斷。經歷了十余年的艱難探索,先后有GE、IBM等傳統工業巨頭為此付出了戰略試錯的代價,隨著新型基礎設施的完善以及企業數字化發展理念的普及和數字轉型投入力度加大,“5G+工業互聯網”的應用場景正在加快塑造,市場潛力開始變現。對于元宇宙而言,從來不能指望資本市場會在一次次對概念的熱炒和捧殺之中汲取教訓,是蹭熱度、賺快錢,還是前瞻布局、持之以恒創新,則考驗著企業家的視野和戰略定力。


從發展格局來看,元宇宙毫無疑問會是大國的競技場。除了《雪崩》之外,我們還可以從包括《真實姓名》《神經漫游者》《黑客帝國》《頭號玩家》等小說、電影、游戲在內的西方文學影視作品和游戲產品中找到元宇宙概念的影子,識別元宇宙的價值實現方式及其潛在的發展風險??陀^地看,無論在對科技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長期預測方面,還是在調動人類想象力的機制和氛圍方面,發達國家的傳統更扎實、成果更豐富,這不僅為其在元宇宙領域培育出一批能夠準確理解相關概念和商業邏輯的硬件開發商和內容提供商,而且儲備了更容易接受元宇宙理念和產品的消費群體,從而有助于形成開放、融合、互促的產業生態。中國的優勢在于不斷集聚的海量數據、快速發展的數字經濟、豐富的應用場景、超大規模國內市場以及數以億計的移動互聯網用戶。事實上,在元宇宙領域,中國企業的動作并不慢。隨著國內互聯網企業相繼持股Roblox、收購Pico公司,以資本運作為翹板,中國企業正在加快擴張元宇宙的中國版圖,成為這一新興行業的重要參與方和有力競爭者,而內容生產的原創性和高端硬件則是中國企業需要突破的短板。


另一個頗為引人關注的現象是,盡管規?;漠a品和服務尚未成型,但國內元宇宙概念的火爆卻催生了形形色色的元宇宙課程。在國內各類知識付費平臺上,元宇宙成為當下最受追捧的在線課程之一。如果這也算是元宇宙行業的細分市場,這一市場小爆點背后反映出的現實需求值得思考。進入數字時代,層出不窮的新概念新知識正以強大的火力“轟炸”人們的頭腦,很多人對大數據、云計算、機器學習、人工智能尚未吃透消化,VR/AR/MR/XR、區塊鏈、數字孿生、邊緣計算、腦機接口等一連串陌生又新奇的名詞接踵而來挑戰我們的學習能力,而元宇宙展現出復雜多元的知識版圖,涉及的科技知識范圍之廣、顛覆性之強,更讓人難以招架。除了出于好奇心和想象力之外,其中蘊含的財富和就業機會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受眾主動學習。如何高質量、有針對性地傳播新知識,不僅是培訓機構的市場機會,而且對科普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為此,應組織開展多種形式的學習培訓,助力全民普及更新知識,更好地滿足數字時代人才發展需求。


現階段各國對元宇宙的討論和布局集中在科技界、產業界和媒體界。近期韓國政府釋放出大力推動元宇宙發展的政策信號,提出打造“政務元宇宙”的具體目標,但美國等經濟和科技大國迄今并未發布元宇宙的發展戰略或專項計劃,這與大數據、5G、人工智能、物聯網等領域大國密集布局、全面參與技術和標準競爭的局勢形成了一定的反差。國家戰略空窗的原因可以歸為元宇宙概念的泛化及其發展的不確定性,由于在較長時期內理念更新與價值創造之間存在落差,元宇宙的演進方向可能不是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的通用技術(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而是數據深度開發的集成平臺。當然,在元宇宙的“概念筐”里,虛擬貨幣占據一席之地,因此為政府的角色預留了關鍵位置。與國家層面相對謹慎的反應相比,國內地方政府對元宇宙這一新興市場表現出更高的熱情,上海、浙江、北京、海南以及武漢、合肥、廈門、無錫等省市區或將元宇宙納入“十四五”專項規劃,或推出產業扶持措施,爭相加入這一新賽道的競逐。應該看到,歸根結底,技術組合刺激人類高層次需求的實現才是元宇宙的底本。就這一角度而言,元宇宙的主角是企業和科創團隊。對于元宇宙這類充滿不確定因素、有一定潛在風險的新生事物,在行業標準、市場規范、監管體系等方面下好“先手棋”的同時,應鼓勵不同學科、各個領域積極探索、充分討論、全面評估、科學預判,激活元宇宙貫通虛實世界的賦能機制,為促進數字轉型、消費升級和智慧社會建設發揮積極作用。

標簽:

責任編輯:liudan
在線客服
三级午夜理伦三级私人影院